科技-GUIHUAJI.DELIYE.ANTANYA.COM域名出售

研究发现:46岁,人生幸福才刚刚开始

2023-11-21 00:00:00

来源:中欧国际工商学院

美国《经济学人》2010年曾经发过一篇名为“生命的U形弯曲”的文章,描述人们在中年之后会变得更加幸福这个普遍现象。文章引用多个社会调查,论述人从青年时期到中年,幸福感是逐渐恶化的,这种损失会延续到被普遍称为“中年危机”的低谷。然而,中年之后,他们会赢得一件宝贵的东西:幸福。作者说,即使去掉手头现金、就业状况和子女数量的影响,U形弯曲依然存在。全球各国人口平均算起来,美好人生从46岁才开始。

我于2021年在美国《商业风险期刊》发表的论文也报告了类似的“U形弯曲”,但我的样本限于创业者,关注的焦点是成功(包括财务指标和主观感受上的成功)。虽然很多耳熟的创业故事讲的都是年轻创业者,比如微软创始人盖茨和京东创始人刘强东都是在读大学的时候开始创业并在很短的时间内做出了改变行业的伟大公司,但其实创业者年龄差别很大,比如马云35岁创立阿里巴巴,宗庆后44岁创立娃哈哈,桑德斯65岁创立肯德基,褚时健75岁再创业卖褚橙。

我综合整理和重新测算了上百篇英文文献报告的实证数据之后,发现存在一个微弱的“U形弯曲”:年轻创业者容易走下坡路,平均42岁左右触达谷底,之后成功率逐渐回升。有趣的是,有一份沃顿商学院的研究报告说,美国创业者的平均年龄恰好为42岁,如果这些人的年龄是铃铛形正态分布的话,那么很多人都处于或者接近事业低谷。另外我发现,如果细分成功指标,年长创业者虽然财务增长率低于年轻创业者,但他们有更高的成就感和满意度。换句话说,就算企业财务绩效一样,年长创业者也更容易从事业中体会到幸福。

幸福感和财务绩效之间不完全一样,但会彼此促进。一个心理健康、乐观开朗的创业者,能更好地带领企业走向增长和成功。反过来,持续的财务成功能让创业者心态平和与乐观,更有兴趣增加投资和寻求更多的增长机会。这种紧密联系有时候也会导致恶性循环,一个牢骚满腹或者急红眼的创业者会让人避而远之,更不容易恢复元气。这时候需要创业者先去调整自己,再去影响他人和业绩。另外,大多数人选择创业这条困难重重的道路,追求的不是赚钱本身,幸福才是终极目标。从这个角度看,幸福优先于金钱,年长创业者是一群值得尊敬和羡慕的人。

我的研究受数据限制,无法严格验证中年以后创业者为什么感觉更幸福,但我总结了一些普遍的心理学、社会学和商业运作的观点来试图解释这个谷底和后续的拐弯。

从心理学角度看,年龄会给人带来四类影响。第一类是损失,从青年到中年,人会失去一些宝贵的东西,如体能、外貌、冒险精神,还有流体智力(例如速记能力),这些当然会让人产生焦虑,也会降低成功率。第二类影响是成长,成长和后面两类影响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消损失机制的负面影响。人成熟后会收获珍贵的晶体智力(比如阅历和智慧),有助于我们更好地处理问题和挑战,也让我们更加珍惜生活和事业中的美好时刻。第三类是重组,我们会对生活目标重新排序。因为老年人知道自己离死亡越来越近,所以他们会更好地活在当下。年长创业者不太可能做长线的高风险投资,他们更喜欢获得稳定的利润,他们也不再较劲和他人争个输赢,而更多通过帮助和给予来收获他人的感激和尊重。第四类是转换,中老年人尝尽人生百味之后,心态和情绪会有重大调整。他们自我调控情绪的能力会增强,情绪变得稳定,很少大喜大悲。即使面对重大打击,也能淡然处之,而不会深陷愤怒或者悲伤而无法自拔。这些收获都有利于年长创业者保持心理健康。过去两年,教培行业公司普遍倒闭跑路,俞敏洪却能稳妥关停新东方的中小学生教培主业,捐献桌椅,再次创业做好直播带货业务。同样的逆境,他能打出一手好牌,可以看出一个年长创业者的人生智慧和情绪稳定性。

从社会学角度看,人从年轻时期的单身状态到进入婚恋、组织家庭,开始承担家庭养育重担,个体的经济消耗和体力消耗大增,幸福感会降低,形成左边下行的弯曲线。这个重担到中年,俗称“上有老下有小”的阶段,尤其艰巨,给自己设定的期待和目标会不断上升。创业者一方面平均每天需要工作12小时以上,而且不能享受大企业员工那样的带薪假或者调休;另一方面要承受工作挑战与家庭义务的多重压力,左支右绌。如果再加上婚姻破裂,内忧外患,更容易焦虑和沮丧。熬到40多岁,孩子离家上大学往往是一个重大事件,家庭责任立刻减轻,人能腾出精力应对生活、工作和婚姻方面的难题,哪怕只有部分安顿好,幸福感跟之前比也会有大幅提升。家庭责任压力对女性创业者的影响更大,因为她们的配偶更不乐意牺牲自己的工作来照顾家庭或者女性创业者的事业,而很多男性创业者则会理直气壮地要求他们的配偶做出这样的牺牲。

从商业运作的角度,年轻人创业的时候,对行业的洞察力和组织运作的了解不够,凭感觉决策,风险较高,易大起大落。年长创业者一般有一定的经济积蓄作为启动资金,也可以用固定资产抵押贷款,不必在创业早期太着急融资和受制于人。他们通常选择跟原来从事工作相关的行业(如上下游)来创业,能用上原有技能、知名度和人际网络去拥有核心技术,获得客户订单和招募人才,大大降低了他们的初创企业承受的商业风险,所以比较稳。另外,相对于年轻人,年长创业者对自己的生活和事业有更现实和可实现的期望,满足这些期望可能更容易,从而增加幸福感。

年长者的劣势主要来自外部偏见。在包括硅谷在内的世界很多地方,社会对于年长创业者有或明或暗的歧视,认为他们不懂新科技,没进取心。即使这些的确不是他们的长处,有远见的年长创业者也可以通过雇用相关技能员工和吸纳年轻合伙人来确保不会存在严重短板和决策失误。一些地方的投资人或者公共资源决策者没有看到年长创业者的独特优势,单用年龄相关的刻板印象作为评判标准,会漏掉难得的商业机会,也违背了资源分配公平性。关于投资人对于年轻创业者的偏好,另外一种解释说这不是年龄歧视,而是反向年龄歧视:年轻创业者缺钱、野心大,也更沉不住气,这导致他们会以更低的价格向投资人出售股份,让投资人觉得好欺负,才会达成入股交易。这个说法,应了一句歌词:“所谓山盟海誓,只是年少无知。”这些年轻人后面一二十年的下坡路和委屈,也就不令人奇怪了。

当然,“U形弯曲”也需要一些严格假设。比如这个结论不适合岁数很大的人,因为他们可能被衰老带来的疾病折磨;它也不适合社会福利体系欠缺的第三世界国家,因为老人,尤其是没存够钱的老人,即使到了退休年龄也要一直工作下去才能应付基本生活开支,更不用说创业启动资金。疾病和贫穷会削弱幸福感。

“U形弯曲”的实证研究,包括我的研究,大多基于国外数据。当代中国是否也存在“U形弯曲”?中国人勤劳,人均储蓄率一直在世界前列,按道理说年老之后不至于特别拮据,但是中国特有的退休带孙子现象,会延长老人的工作时长和身体负担。如果子女长期啃老,或者需要老人支援在大城市购房,也会大大增加老人经济负担。这些意味着中国老人的幸福指数可能不会比中年时候高多少,“U形弯曲”的右拐弯会被削弱甚至转头向下。

但话说回来,幸福感是心理感受,中国式家长是否因为带孙子感觉额外幸福,或者因为自我牺牲资助孩子而特别自豪,累并快乐着,从而保持这个右拐弯?中国人口密集,街头特有的广场舞和棋牌室活跃着无数大妈大爷,不开心的创业者跳跳舞、打打牌,是否会降低孤独感和提高幸福感?这些有趣的话题就交给未来的研究了。

中国正在步入老龄社会,在很多学者眼中,人口老龄化等同于经济负担和社会麻烦,从个人角度,大多数人也害怕自己进入老龄阶段。“U形弯曲”则主张从更积极的角度看待这一问题。生命并不是从阳光明媚的高地向死亡之谷的漫长缓慢衰退。相反,它是一个U形弯道。在40多岁的时候,你才走过人生旅途的一半,而年龄对创业者的束缚正在减弱。上点岁数的人更容易体验到幸福,而中欧很多学员年龄在40-50岁之间,应该对这一前景感到鼓舞,因为人生最难的时刻,很可能已经,或者即将熬过来了,别放弃。

教授简介

赵浩教授是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管理学教授,他的主要研究和教学兴趣集中在人才与领导学、创业与创新、和人工智能如何影响组织行为。他的论文多发表于顶尖的国际学术期刊,曾三次获得Emerald出版社颁发的经济管理类论文全球高影响力奖。他目前担任国际知名学术期刊《人际关系》(Human Relations)的联合主编和《商业风险期刊》(Journal of Business Venturing)的领域主编。

文中创意图片已获视觉中国授权。

 | 江雁南

责编 | 岳顶军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或立场,不代表新浪财经头条的观点或立场。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需要与新浪财经头条联系的,请于上述内容发布后的30天内进行。